愛には理由がない

乙女向/百合向小仓库
FGO
主食天咕哒♀&伯爵咕哒♀&女主盾

写掉了手头一半的脑洞,假装高产的日子结束了(并没有假装成功)

继续当一条咸鱼(。

【女主盾】发烧的Master

时间点是修复完第一特异点之后

OOC属于我

咕哒子=藤丸立香

两个人大概是双向暗恋的状态





立香发烧了。

她倚在床头,接过玛修递来的热水,连手都有些不稳。玛修看着慌张,代替了立香的作业,把杯沿贴到立香唇边,喂她喝水。

热水在一瞬间缓解了喉咙的疼痛,立香咕嘟咕嘟就把一杯水喝完了。

立香侧过头咳嗽几声,推开了玛修伸来的手。

“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好,传给你就糟糕了。”少女御主如此说道。

玛修摇摇头,放松了眉头:“前辈不用担心,作为拟似从者的我是不会生病的。”

玛修扶着立香转换姿势,让她好好躺在床上。

“那我可以抱着你睡觉吗?”冷不丁地,立香发问了。

“诶、诶?!”玛修慌张撤回垫在立香脑后的手,被那双因病而湿润的眼睛注视着,让她的大脑超负荷运转,“突然这么说的话……”

“医生也说过我需要出出汗嘛,两个人抱着不是更容易一些吗?而且,玛修也不会被我传染而发烧,一切都没有问题!”立香接着说道。

玛修似乎要被说服了,红着脸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。

“如果是全裸拥抱的话,应该更有效吧?”立香笑着,是那种偶尔会见到的、说出不得了的话时带着的笑意。

“什、什么……!!”

脑袋昏昏沉沉的,但立香并没有错过玛修满脸通红的可爱表情,她继续一本正经地劝道:“我们都是女孩子,不要紧的嘛!”

不是这种问题啦……玛修盯着另一边的房门,悄悄嘀咕着,双手犹犹豫豫地按上了外衣。“那个、前辈,那我就——”

额头上被指甲弹了一记,玛修下意识捂住头,满脸写着茫然。

立香把手伸回去:“开玩笑的——确定关系之前,我才不会占玛修的便宜呢。”

玛修顿时说不出话来,最后也只能急匆匆补上一句前辈真是的,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开。

立香胡乱点头应声,钻进被子里只露出双眼,声音闷闷的:“玛修你不必守着我啦,医生那边还需要人手吧?我睡一觉一定又能生龙活虎的!”

玛修慢吞吞地起身:“那我……走了哦?”

“好——”

直到最后,从者也没有向御主询问“确定关系之前”是什么意味。



发烧真是太糟糕了——立香用被子蒙住脑袋,无声尖叫。

这不是把可以说的不可以说的全都说出来了吗——!



FIN


震惊!某机构员工假借生病的名义调戏同事,同事苦不堪言!(好吧不好笑

这边是国服进度,不想被剧透……就写写日常段子_(:3」∠)_如果确有BUG我就……以后再回来改(。

女孩子们真可爱❤

【伯爵咕哒♀】很困的Master

转角遇到爱(不

小段子

咕哒子=藤丸立香

OOC属于我

目前咕哒子→伯爵(话是这么说,并没有后续呢)





岩窟王在走廊的拐角碰上了他的御主。

他正准备开口,立香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,低着脑袋摇摇晃晃地撞到他怀里。复仇者下意识便抬手圈住她。

“啊…好痛。”

立香迷迷糊糊地说出了感想。

“Master?”

好熟悉的声音啊……是谁呢?立香努力回想着,她拼尽全力抬起头,模糊的视野里只看到绿的白的黑的色块。

岩窟王注视着怀里的少女。平日里总是神采飞扬的御主带着满脸倦意,漂亮的大眼睛此刻几乎眯成了一条缝,嘴唇微张,一副很容易被拐走的样子。

“……爱德蒙……”

复仇者的身形僵硬了,围绕着他的黑炎跳动了一瞬,却始终没有对少女造成伤害。

“真是的,困成这样就好好去睡觉啊。”岩窟王轻声自语。没有理会少女带着疑问意味的鼻音,他静静地拥着立香,不再说话。

对于立香而言,没有比这更让她安心的怀抱了,她伸手回抱住偏瘦的腰身,把脑袋压在对方胸前,任由席卷而来的困意占领大脑。

“我啊,最喜欢爱德蒙了……”

双腿发软,就快要支撑不住这副身躯了。已经在她自己的梦里了吗?那么,无论说什么都不要紧吧?

立香开心地笑起来:“对不起,偷偷喊了这个名字。不过你也不会知道的嘛。

“Avenger——……”

最后一个音节几乎被她吞了回去,少女终于在清醒与沉睡的徘徊间选择了后者——尽管她早已困得到了神志不清的程度。

岩窟王在立香倒下前托住了她,顺势将她横抱起来。

“……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御主啊。”

他刻意压低了声音,稳稳向立香的房间走去。

缠绕周身的黑炎也无法污染的纯净面庞,在他怀里展示着少女御主的全然信赖——以及名为岩窟王的复仇者不曾正视过的、深深的爱恋。



FIN


意外地被伯爵的生日语音治愈了

【天咕哒♀】其他形式的魔力供给路径?

PWP,18岁以下慎入

第一人称注意

ooc属于我

我流口嫌体正咕哒子

咕哒子=藤丸立香

带点碎玻璃渣


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,请——

点我


新手上路(。

饿死前给自己割块腿肉啃啃